美联储卡普兰:负利率没有帮助那些已经尝试过的市场增长,在美国也不会有效。怎么看?_财经万事通

  发表于

这个观点有一定的见地,但不够全面。让渡金钱的使用权从而获得正的利息回报,这才是比较符合常理的。那么为什么还会出现负利率这种情况呢?而一国央行为什么会采取负利率政策呢?负利率政策的利弊为何?负利率政策能否促进市场增长?如果不能,为什么?要想解答这些问题,我们需要明白什么是负利率,负利率的运作机制是怎么样的,现实中实行负利率的国家或经经济体的实际结果如何。

什么是负利率?

负利率是指现金存款在银行收取一定的存储费用,而不是收取利息收入的情况。存款人必须定期付款以将其资金存入银行,而不是以利息形式从存款中收取钱。这种环境旨在激励银行更自由地放贷。

负利率关键要点:

在负利率下,存入银行的现金产生了存储费用,而不是赚取利息收入的机会。

在通缩时期,当人们或机构倾向于积蓄而不是花钱或借钱时,可能会看到负利率。

负利率的目的是激励银行在他们宁愿依靠资金的时期内贷款。

负利率如何运作?

如果通货膨胀超过名义利率,实际利率可能实际上为负,但名义利率理论上一直为零。 负利率通常是通过金融手段为促进经济增长而进行的不懈而关键的努力的结果。

在通缩时期,当人们和企业持有太多钱而不是支出时,可能会出现负利率。这可能导致需求急剧下降,并使价格降低。通常,采用宽松的货币政策来应对这种情况。但是,在通缩迹象仍然很强的情况下,仅将央行的利率降低至零可能不足以刺激信贷和贷款的增长。

在负利率环境下,当名义利率降至零以下时,整个经济区都会受到影响,银行和其他公司必须付款以将资金存储在中央银行,而不是赚取利息收入。

了解负利率环境

当特定经济区的名义利率下降到0%以下时,就会出现负利率环境,这意味着银行和其他金融公司将不得不支付费用以将其超额准备金存储在中央银行中,而不是获得正利息收入。

负利率政策(NIRP)是一种不寻常的货币政策工具,其名义目标利率设置为负值,低于理论上的零下限。

负利率的现实例子:

近年来,欧洲、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和日本的中央银行对金融系统中过多的银行储备金实施了负利率政策(NIRP)。这种非正统的货币政策工具旨在通过支出和投资来刺激经济增长,因为储户会被激励去花现金,而不是将其存储在银行从而产生损失。

目前尚不清楚该政策是否按照预期的方式在这些国家中发挥了作用,以及负利率是否成功地从银行体系中过多的现金储备中蔓延到了经济的其他部分。

美国世纪投资全球固定收益高级副总裁兼首席投资官Charles Tan认为,负利率/负收益债券一度异常的概念现在已成为许多市场的规范,包括德国,法国和日本。负收益债券在全球范围内一直在稳定增长,目前,约有25%的发达市场投资级债券的收益率为负。

在全球经济增长放缓,通货膨胀减弱和央行政策温和的背景下,许多投资者担心美国将无法幸免于这种危险的债券市场异常情况。

在我们认为收益率是正数的正常债券市场环境中,包括政府在内的债券发行人会向向他们借钱的投资者支付利息。在异常或负收益的环境中,投资者实质上是向债券发行人付款以持有其资金。因此,例如在德国,金融机构必须向欧洲中央银行(ECB)支付费用以保留其储备金。

随着世界各国中央银行顽强地抗击低通胀和增长缓慢,他们押注负利率是补救措施。政策制定者认为,负收益率将鼓励金融机构放贷或投资其储备,而不是将其存入欧洲央行并亏损。

负利率政策的效果并不理想

尽管该策略似乎听起来不错,但我们认为负利率代表着一种构思不周的政策,对全球经济构成重大风险。

中央银行面临艰苦的战斗。除了疲弱的增长和通货膨胀之外,其他问题也促使收益率下降到负数。人口老龄化,超额储蓄率以及最重要的是,全球债务水平迅速上升也是关键原因。

货币政策无法解决世界经济面临的长期和结构性趋势。例如,利率变化不会解决人口老龄化带来的经济和社会问题。

政策制定者有三种可能的方法来解决日益严重的政府债务问题:增长、通胀或违约。有两种选择代表了储户的负担,要么降低购买力(通胀),要么消除回报(违约)。这使得增长成为理想的解决方案。

但是,当长达十年的超低利率环境并未引发经济活动时,政策制定者将目光投向负利率,将其作为潜在的新解决方案,以促进增长和通胀,最终降低债务水平。迄今为止,这项史无前例的货币实验的结果不仅令人失望,而且我们认为这对经济和金融稳定具有严重的长期影响。

负利率实验的结果令人失望。日本和欧洲的中央银行近五年来一直保持负利率。他们还通过量化宽松(QE)购买了大约20万亿美元的政府债券和其他证券。尽管为促进增长和通货膨胀并降低债务水平做出了重大而空前的努力,但全球增长仍然乏善可陈,全球通货膨胀仍然处于低迷状态,全球债务仍然庞大且不断增加。

迄今为止,负利率在实现增长和通货膨胀目标方面惨遭失败,甚至没有考虑它们对经济和债务水平的长期副作用。欧洲央行只是通过再次降息将这一政策翻了一番。日本央行还宣布,如果增长和通胀保持疲软,它将进一步将利率降低至负数。

伤害会很慢而且很严重。负收益率最终会将财富从储户转移到债务人,从而对长期存在的金融和经济体系构成生存威胁。他们惩罚储蓄者,他们的存款遭遇损失,他们奖励了债务人,债务人从借钱中获得了“报酬”。这破坏了银行系统和金融市场得以存在的整个前提。

负利率也会扭曲资本配置。当高收益债券以负收益进行交易时(如欧洲高收益市场的部分地区所发生的情况),这表明价格发现已经崩溃。

负利率就像白蚁一样,逐渐使银行体系空洞化,侵蚀了养老金计划和保险公司,并最终破坏了收入和财富。负利率带来的损害更加普遍和隐蔽,渗透到整个金融市场和经济中,影响到人们的日常生活。

美联储应避免实行负利率政策

对于以上各种问题,美国并非免疫。美联储是否会走上负利率之路?这是涉及1万亿美元的问题。不幸的是,最终有可能。贸易紧张局势继续拖累,经济增长放缓,通胀率依然居高不下,低于美联储的目标。美国长期国债收益率已跌至多年低点,低于短期国债收益率。作为回应,如果收益率曲线不陡峭,通胀率不动,或者经济走向衰退,美联储可能会继续削减短期到期利率,甚至超过零。此外,随着其他地方的央行将负利率作为常态,美联储也将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

美联储可以站出来。从好的方面来说,美国经济仍然是最强大,最有活力的发达市场。而且美国的利率明显高于欧洲和日本的利率,这给美联储提供了更大的回旋余地。

美联储应利用其在其他中央银行中的独特地位。特别是,它应该认真权衡其支持近期经济前景的愿望与负收益率的长期有害后果。让经济周期和资本主义顺其自然地发展,而不是人为地助长它们,也许不是一个坏主意。美联储可以并且应该反对负利率,避免屈服于其不断加剧的压力。

欧央行与日央行对负利率政策的解读是为了稳定欧盟与日本经济,拉动经济增长,其实这些措辞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幌子。负利率政策主要是国际货币攻略与债务转嫁策略,因此这一利率政策不可能对经济起到明显的效果。

普遍认为负利率政策会促使居民存款向消费流动,同时低利率有利于缓解企业与个人负债,并缓解国债利息支出以缓解财政困境,但是负利率政策是双面刃,其副作用非常大。

廉价信贷会刺激高度金融化现象,由于资本的逐利性,闲余资本将更乐衷于金融市场的风险投资,以追求高收益率,导致金融化快速膨胀,市场投资度增加,并限制资本向实体经济流动,这就令金融市场成为了吸血工具,大量的货币在金融市场中空转,不仅卷取了实体经济的资本,同时还造成股市与债券市场泡沫,由于负利率长期根本不可能解决发达国家的经济结构问题,而且带来资产泡沫问题,所以采用负利率政策以来欧日经济发展依然比较缓慢,没有出现明显的改善。

欧央行的“日本化”其目的也并不单纯,效仿日本负利率与长期QE,主要是为欧元的国际化打通利率通道,超低利率利于货币输出,利于欧元、日元与美元进行国际货币的份额竞争,所以严格来讲,超低利率的目的就是造就套利货币,造就欧日与世界各国之间的利差关系,在货币输出的同时可以套取美国与新兴国家的利益,这也是一个标准的债务转嫁模式,属于不公平货币竞争范畴。

如果美联储也“日本化”,那无疑会加重国际货币的紊乱,超低利率的推行将使美联储与欧日央行应对未来经济风险的主要手段几乎只剩下印钞,那么国际货币信用未来就是一个快速贬值的过程。因此美国执行负利率政策不仅无益于经济,未来还将严重打击美国经济发展,并会加剧全球去美元化现象。

从国际货币竞争的角度可以清晰看出,其实欧日央行的负利率政策对美联储来说是一个货币陷阱,由于美欧日的金融市场结构不同,美国在全球金融市场中占有主导地位,因此欧日长期坚持低利率环境在美国市场套利,若美联储也采用负利率,取消与欧日之间的利差,那么国际资本就会跨境流出美国,会对美国金融市场形成严重冲击,到那时美国经济也就首尾难顾了,金融市场与实体经济会遭受双重击,美国经济的未来也就显而易见了。

赞 | 0 收藏 | 0

登录后发表评论

0 条评论